主页 > E慢生活 >【因爱而书‧完结篇】伴侣离世伤透心流浪国外获新生 >

【因爱而书‧完结篇】伴侣离世伤透心流浪国外获新生

2020-06-12 来源:E慢生活   |   浏览(395)
【因爱而书‧完结篇】伴侣离世伤透心流浪国外获新生【因爱而书‧完结篇】伴侣离世伤透心流浪国外获新生【因爱而书‧完结篇】伴侣离世伤透心流浪国外获新生【因爱而书‧完结篇】伴侣离世伤透心流浪国外获新生【因爱而书‧完结篇】伴侣离世伤透心流浪国外获新生

“什幺是死亡?”相爱近18年的伴侣忽然离世,痛失伴侣的大潘(本名潘志明)念兹在兹的,便是这道问题。伴侣死后一年,他站在公寓单位里望向阳台,思绪在过去近18年间的点点滴滴中打转。

仅一步之遥,他险些便追随对方的脚步而去,但所幸他最终并没有放弃自己。后来,他放下一切,离开马来西亚,离开充斥对方身影的家,在不同的国家流浪。他历经寒冬暑夏,体验生命的变化无常。5年后,他把过往的记忆与对伴侣离逝后的感悟,尽皆写入个人着作《111封寄不出的情书》。

情书,记载着他人生中最灿烂的时光,也承载了他自我疗癒的过程。他说,如真的那幺爱一个人,这个人便将永存在他的记忆里,无论他是否还活着。
曾经用情至深,大潘面对伴侣忽然离世,亦曾迷失了一段日子。虽然他的身边不乏亲友的慰问,但他却始终走不出伤痛。

“我知道悲伤只能由自己承担。我放不下,别人也只能看着。我无法理会朋友们的心情,渐渐的当大家都接受我的悲伤后,或就会离我而去。或许因为悲伤的负能量太重,重得让人无法接近,加上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生活要过,我总不能一直依赖朋友的关心过活,后来,我只能靠自己重新站起来,自行寻找出路,再重新活过来。”

在经常泪如雨下的一年多里,他想了很多。他爱着对方、依赖对方,近18年的光阴,让他习惯了对方的存在,直到对方离开,他才惊觉自己的生命不可没有对方。

“渐渐的,流泪的次数减少了。我知道自己已开始习惯他不在的日子,更贴切地说,我已接受他不在的事实了。于是,我决定离开马来西亚,离开这个充满他的身影的国家,同时也为自己开启一个没有他的生命。”

接着,他在台湾、泰国、欧洲、北京、柏林、日本与大理等地来回,并认真地清理自己的思绪,最终把所得所悟写成111封情书,并通过出版社将《111封寄不出的情书》付梓成册。

看彩排泣不成声离场

该书内容除了记载两人的情感故事,同时也记录了他的人生观。他披露,未来或会出版一本关于“独处”的书籍,届时,他再把这些年独处的感悟写入书中。

伴侣离世后,大潘不断的思索“我是谁?”、“我为什幺是我”、“我的意义何在”、“生命是什幺?”等问题,这些问题就像不速之客般闯入他的脑海,惊醒了他,也让他开始认真思索有关生命的答案。

“接触西方哲学后,我理解到生命本来就没有意义,因此,我们可以为自己的生命作注解,并彩上颜色,展开我们灿烂的一生。我相信,没有他的日子,我也可以再次为自己的生命创造意义。”

自小学毕业后,大潘不再接触中文书写。然而为了记录,他仍然尝试以中文书写。在中国云南旅游时,他认识了中国翻译家郑远涛。对方聆听他的故事后,自告奋勇帮他润饰文字,才有了如今的这部《111封寄不出的情书》。

此书也被马来西亚着名舞台剧导演杨国忠改编成戏剧《尘光》,并于今年6月尾至7月头时在白沙罗表演艺术中心上演。

杨国忠和大潘相识多年,但后来各有发展而疏于联络。两年前,他在脸书上看过书的其中一个段落,并且被其内容深深吸引,于是便主动联络大潘洽谈合作。

《尘光》排练演出时,大潘并无过问杨国忠如何改编,而是全权交由他负责。后来,他邀请大潘一同观看总彩排,但大潘只看了前面的一段,便已泣不成声,夺门而出。

“在我印象中,大潘是一名乐观主义者,属于‘拿得起放得下’的人。但总彩排结束后,他告诉我们,他没办法看这部舞台剧,这像是再度扒开他的伤口,再撒上盐。没有爱过,不怕告别。其实,大潘至今也还未走出伴侣离世的伤痛。”

因常冷战一度分手

与许多爱情故事相若,大潘和他的伴侣因缘份而相识,本以为能就此携手至白首,一起面对生活的酸甜苦辣,殊不知,命运早已有所安排,其中一方终先他一步而离开人世,两人从此天人永隔。

大潘的爱情也是如此,柴米油盐酱醋茶,生活大小琐事,是这段感情的基底。

“与所有情侣一样,我们都经历过磨合期,也曾经大吵、分手最终和好。生活上的琐事,常常是我们争吵的导火线,例如他喝过的咖啡杯没有清洗,例如我的拖鞋没有放入鞋柜。还有乱扔髒衣服、约会迟到等等,都曾是我们吵架的理由,而我们也曾因此冷战过数回。”

每每争吵后,便是一段时日的持续冷战。当时,他们年轻气盛,谁也不让谁,在冷战了数次,和好了数次后,他们都不想再兜圈,因而选择了分手。然而,他们过后却经常在共同朋友的聚会场合里碰面。

“分手后半年,我们在聚会中再一次碰面,我才知道他有癌症。’他说,所幸是鼻癌初期,不算太严重。那一夜,我躺在床上想了很久,隔日决定打电话给他,叫他回来我的身旁。”

这一次,大潘很确定自己心里深爱着他,决定迁就对方不再与他争吵。

着作改编成舞台剧

以《111封寄不出去的情书》改编而成的舞台剧《尘光》的演出结束后,不少观众都被故事内容深深感动,并在剧后留下各种看法。

此剧导演杨国忠说,这是因为他不以戏剧性的手法改编此剧,反而以日常生活为主轴,并留下一丝可供观众想像的空间,让观众可以自行反思与产生共鸣,最终拥有各自的收穫。

“生老病死、爱恨情仇,这是我们人生的必经过程。剧末,舞台上留下两张空的椅子与全家福,也同样带有这个寓意。书中内容不乏励志文字,但我希望《尘光》的内容可以更贴近生活常态,仿彿告诉观众,这是生活周遭一直在发生的事情,让大家可以了解‘珍惜眼前人’的道理。”

悲伤,源于所爱的人离世,但如今大潘已懂得释怀,懂得把悲伤放在另一个位置,而认真看待余下的人生。

“接受他的离开,更让我发现人类的渺小。在偌大的宇宙里,地球只是一个微小尘埃,死亡也似乎无关紧要了。但也因为我们那幺无关紧要,因此无论生死,我们都需在生命长河中,随心所欲画上色彩,让自己一生灿烂。”

抗癌成功 却因工作过劳病逝

在接受化疗期间,大潘的伴侣辞职,待在家中全心全意抗癌。每每从医院接受疗程回来后,他的伴侣总是沉着脸,担心病情恶化。此时,大潘总会及时给予安慰。

在那段日子里,对方的起居生活,家中的大小事,都在大潘的细心照料之中。

“每次面对争吵矛盾,我们都会反问自己,怎幺做才会比较快乐?为了一些琐碎的事情生气重要,还是为了彼此的快乐重要?久而久之,我们都学会了忍让,就算偶尔的小争执,也不再动摇我们的感情。”

大潘的伴侣抗癌成功后,当他们正想重过新生活时,对方却因为工作过劳而离世。事发时, 大潘站在急救室外等候,医生陆续出来两次,所给的消息却是一次比一次更让他难受。

当他获知伴侣离世时,他马上冲入急救室内,看到的却是对方插着喉管,躺在病床上一动也不动的一幕。他马上眼泪决堤,哭得呼天抢地,所有一般人可能想得出来,与悲伤相关的形容词,都可用在当时的他的身上。那一年,他的伴侣44岁。

“我们过去近18年的相互扶持,多年的亲密生活,竟然就在顷刻间全都消失了。我唯一的反应就只是哭,地裂天崩式的哭。”

适应寂寞不投入新感情

在国外流浪漂泊的这些年,大潘仍然单身一人。他说,若是在不同的时间点,或许他还会和别人走在一块。但现阶段,他不想投入一段感情中,直到他确认自己已放下前一段感情为止。

“人们总是匆匆忙忙的走入另一段感情,但这是因为寂寞还是因为爱?失去爱情的人,没办法面对寂寞,常误以为进入另一段关係,就可以放下前面的痛苦。其实,对方的离开正是让我们学习面对寂寞、适应寂寞的机会,同时也能学习独立、学习爱并非一种依赖。”

每个人适应寂寞的时间都不同,大潘则用了一段很长的时间,才渐渐适应寂寞。

“他走了之后,我常问自己,若当时我多做或少做了一些,他是否就不会离世,我们是否可以走得更远呢?其实,无论答案为何,最终我们都会走到死别这一步,这是生命的历程。我可以选择抱着他的影子过完下半辈子,但我没有,我选择以另一种灿烂的姿态度过我的人生,藉此纪念我们的过去与未来。地球将继续转动,身边的人也将继续活着,所以,我也需要继续往前走,余下的人生太长,我不可能把余生都花在悼念他这件事情上。”

/丁俊勇.2017.09.14

相关文章